當前位置:主 頁 > 名人故事 >

陳楚生:一把吉他走天涯

時間:2011-10-08 作者: 點擊:

  18歲那年,他告別校園,離開生養自己的山區農場,接著又孤身一人到深圳闖蕩。他修過摩托車、送過外賣、睡過地板,每天跑場在酒吧唱歌。2007年4月,他參加湖南衛視快樂男聲大賽,3個月后從10萬人中脫穎而出,成為全國冠軍。

  在一邊打工一邊追求音樂夢想的道路上,他已走過了7年,而他說“如果生命夠長,我還會堅持70年。”

  平民之家走出的音樂少年

  1981年農歷6月24目,陳楚生出生在海南三亞立才農常家里經濟狀況不好,但大家都非常疼愛這個最小的孩子,陳楚生度過了無憂無慮的童年。

  上初中時,陳楚生迷上了足球,還組建了足球隊。在他的帶領下,球隊開始代表立才中學參加校際比賽,他第一次體驗到了眾人矚目的感覺。初中畢業,小伙伴們各奔東西,球隊解散,也讓他情緒好生低落了一陣子。

  這時,一位在外地讀書的同學放假回來,帶來了一把吉他。低吟淺唱的撥弄,憂郁動情的抒發,一下子打動了這個青蔥少年的心弦。陳楚生無可救藥地陷入了對吉他的癡戀。

  暑假結束,同學開學了。失去吉他陪伴的陳楚生像掉了魂似的。一個月后,同學回來過國慶節,陳楚生又見到了日夜思念的吉他,還得到了幾本關于吉他演奏的書,他如饑似渴地練起來。

  陳楚生15歲生日那天,在三亞打工的哥哥省吃儉用,送了他一份特別的禮物——一把紅棉牌吉他。晚上,他鄭重地為全家彈唱了生命中第一首歌曲。從此,除了睡覺和吃飯,他都會對著曲譜練習。

  在農場默默干了一輩子的陳合池,唯一的希望就是兒子上大學。然而,高考前夕,陳楚生卻瞞著父親當了一次“逃兵”——退學!看著日益消沉的兒子,陳合池不忍過多責備:“你哥的摩托車修理店剛開張,人手不夠,你就先過去幫幫忙吧。”

  哥哥的店開在天涯鎮上,一共只有5個人。晚上,陳楚生都睡在閣樓上看店。電風扇吱吱呀呀地搖晃著,卻絲毫趕不走酷暑的熱浪;精神抖擻的蚊子四處飛舞,得他無處可逃……生活苦不堪言,幸好還有吉他相伴。

  每天晚飯過后,陳楚生就會坐在店門口的椅子上,面對周圍漸漸圍攏過來的路人,抱著吉他邊彈邊唱。有了音樂和朋友,陳楚生漸漸習慣了這種“充滿了油污的生活”。

  2000年春節后,好友紛紛外出打工,陳楚生也憧憬著外面的世界,向往摩天大樓、寬闊整齊的街道和新的生活方式。“最起碼,我也應該去看看。”他尋思著。

  一個人在外面確實有點兒難

  2000年4月,陳合池把陳楚生托付給了深圳的老朋友伍叔。

  伍叔在華強北開了一家小餐館,十分簡陋。每天早上6點,陳楚生就要去廚房擇菜、洗菜、剖魚、切肉……一個上午下來,累得腰酸腿疼,手指泡得發白起皺。接著,陳楚生還要送80多份快餐,差不多要奔走20多公里。一次,陳楚生跑了半天,才找到自己要送餐的攤位。離原定時間晚了十多分鐘,客人很不高興,把盒飯扔到了地上:“我不要了!”他當時就蒙了,最后還是旁邊的好心人提醒他趕緊把盒飯拎回去。

  半個月過去了,陳楚生的內心深處始終縈繞著吉他的旋律。伍叔得知陳楚生吉他彈得不錯,希望他不要在小店里荒廢了音樂才華。第二天下班,陳楚生向伍叔借錢,準備去找一位姓郭的吉他老師學琴。

  郭老師隨手從屋里拿了一把舊吉他,讓他在店里彈彈。歌聲憂郁而蒼涼,有一種被壓抑的悸動,從這個平凡的小伙子口中唱出,一下子就打動了郭老師的心:“這是什么歌?我好像沒有聽過。”

  “是我自己寫的,叫《小鎮心聲》。”

  “看不出來你還會寫歌,彈得也不錯!你跟誰學琴?”

  “沒有正式跟誰學過,周圍的朋友都會彈一點,我就這兒學點那兒學點,有時候就看書練習。”

  在琴行里,郭老師建議陳楚生對著鏡子反復練習,培養優美的坐姿,糾正不美觀的動作和表情,為將來的登臺演出打基矗

  2000年6月,琴行舉辦招生音樂會,郭老師讓陳楚生去表演。他從原創作品《小鎮心聲》,到齊秦、黃家駒等人的經典作品,一路信手拈來。有位服裝店老板,連續7天默默關注著這個衣衫與音樂會極不協調的少年,還送了幾件衣服給他:“在外面演出,臺面還是要講究一些,否則會被別人看不起。”陳楚生很感激。是音樂,讓他獲得了別人的認可。

  郭老師見陳楚生在音樂會上表現不錯,就試著帶他參加商業演出。第一次商演,是為商場開業助興。事后,陳楚生拿著剛掙到的50元錢,對伍叔說:“這是我彈吉他賺的錢,你拿去買煙抽吧。”

  過了大約一個月,郭老師找陳楚生去酒吧試音,作駐場歌手。陳楚生的一曲《姑娘》,贏得了老板和客人的喝彩。起初有些猶豫的他也開始意識到,只有在舞臺上,才能找到自己的價值。隨后,他正式向伍叔提出了辭工要求。

  因為沒有名氣,陳楚生在酒吧里的演出并不那么浪漫。每月都要換酒吧唱,每晚都要跑上兩三家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,老板也不一定給錢,有時還要應付鬧場的人。2002年的一天,遠在三亞的陳合池,忽然接到兒子的電話:“爸,一個人在外面確實有點兒難埃”聽到從不訴苦的兒子突然說出了這句話,陳合池知道一定發生什么事了。陳合池不放心,連夜趕往深圳,才知道兒子在酒吧里被人欺負。那天晚上酒吧人很多,一個男的喝多了,先是過來拉扯陳楚生的話筒線,接著又把他的帽子扯下來,還過來搶話筒,這些他都能忍。最過分的是,那人忽然把一杯啤酒潑在他臉上,朝他大吼“我要你別唱了”。他實在忍不住了,就動了手……

  生活沒有保障,只能住租金最便宜的城中村,吃最簡單的飯。陳楚生在生活上很節省,對朋友卻不吝嗇,很仗義,口碑很好。人們往往不會記跑場歌手的名字,陳楚生卻例外,大家親切地喚他“小弟”。2001年,他參加亞洲新人大獎賽,獲得了“亞洲最具潛質新人獎”。2003年,他參加全國Pub歌手大賽,一舉奪冠,并與一家唱片公司簽約。為了共同的音樂理想,他還組建了Big Boy樂隊,創作了《有沒有人告訴你》、《尋找》、《一夜》等歌曲,在多個電臺打榜。

  不變的只有心境

  得知湖南衛視將要舉辦快樂男聲選拔賽,陳楚生思想斗爭得非常激烈。當年與唱片公司簽約,他以為自己出唱片的夢想馬上就能實現。然而,唱片公司認為他沒有明星相,也沒有多少知名度,就這樣被雪藏了3年。這次如果參賽,自己親手拉扯起來的樂隊就少了主唱和靈魂,剩下的樂隊成員怎么辦?如果不參賽,則有可能失去一次機會,這么多年來的辛苦、堅持,不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實現自己的夢想嗎?




本月熱點
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