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 頁 > 親情故事 >

藏在牙膏里的愛

時間:2013-08-13 作者:admin 點擊:

  父母的家在離北京大約兩小時車程的小城,我稍有空閑就可以回去。
  有一年“五一”長假,我和先生因為搭一個便車回去,沒來得及帶洗漱用具。晚上,我找來一支干凈的牙刷,準備擠牙膏,一看父母用的居然還是那種老掉牙的白玉牙膏,而且擠得干干癟癟的,我使勁擠了半天才擠出來,往嘴里一刷,不知是什么味兒。我平日是個生活極其講究的女人,每日要用的東西一定是買最好的,牙膏牙刷我是非佳潔士、高露潔不用,而且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換一種口味:薄荷清涼型的、茶樹香型的、金銀花的,只要有什么新品種我都要試一試;牙刷也是那種波浪形手感好的,連刷牙的杯子都是白亮透明的那種。這樣想著的時候,牙刷有些硬,一不小心我的牙齒就出血了,我含著滿嘴的泡沫沖著媽媽喊:“媽,你這是買的什么牙刷呀,咱家又不是沒錢,這點小錢都舍不得花,你看你們過的什么生活!”媽媽笑笑,并沒說什么。
  第二天早上睡到太陽曬得老高,我才不情愿地起床了,媽媽早把紅棗稀飯小泡椒端到了桌上。我找洗臉毛巾,繞到門后一看,父母的毛巾用得都發硬了,我用媽媽的毛巾擦了一下臉,扎得臉有些疼,我趕緊在開水里泡了半天才用。我平時用的毛巾都是ESPRIT,二三十元錢一條,特別熨帖,到稍微有些發硬了,我就會換掉做抹布,換掉的時候通常還有幾成新,一條毛巾使用絕不會超過一個月,而媽媽的毛巾好像已經用了大半年了。我用泡好的毛巾一邊洗臉一邊抱怨地對先生說還是自己家里舒服。
  秋天到來的時候,媽媽來我們家小住,我給她準備了新毛巾牙刷,她都舍不得用,還是堅持要用她帶來的舊毛巾。
  有一天,一位很多年未見面的外地朋友突然要來串門。我開始整理房子,一看衛生間里掛的舊毛巾,與潔白的盥洗池很不相稱,我有些不高興地說:“媽,趕緊把舊毛巾扔掉吧,到時候朋友來咱們家看到了像什么樣子。”媽媽沒說什么,只是把毛巾塞到包里,把我的新毛巾掛在上面,但是她卻一直沒用。等朋友走后,她又把舊毛巾拿出來了,還說:“好好的為什么要扔掉?”我搖搖頭,覺得媽媽真是不可理喻。
  12月份的時候,單位進行最后一批福利分房,先要交3萬元。我們一下子還真拿不出來這么多錢。我不屬于會存錢的那類人,平時的消費項目太多了,吃要好的用要好的,哪知道什么備用?那一天,我一籌莫展,背著媽媽小聲地和先生商量辦法,最后和先生互相埋怨,差點吵了起來。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失眠了。
  沒想到,第二天媽媽就急著回去了。當天晚上,媽媽再次敲響了我家的門。一進門,媽媽突然拿出了一個大紙袋。我疑惑不解,在媽媽的示意下打開一看,原來是2萬元錢。媽媽說:“這是我和你爸為你們準備的,孩子年輕總有用錢的時候,我和你爸老了,不為兒女們存點錢還能干什么呢?”我的眼淚一下就下來了,我想起了媽媽擠得干干的牙膏和帶著破洞的毛巾……
  我們用父母給的錢順利地交了房款。不久后媽媽又回老家了,這么多年,我第一次悵然若失,也第一次想到了該為父母做點什么。
  一個秋日的周末,下班后我拒絕了朋友的邀請,去了一趟超市,精心挑選一些媽媽喜歡的那種薄荷味的牙膏,還有那種長長刷柄和軟軟刷毛的牙刷,另外還選了幾條不同色彩寬大的毛巾,貼在臉上無比熨帖,花費也就不到50元,可我知道它們將每天陪伴父母就覺得很欣慰。
  那天回家后,我趁媽媽沒注意,悄悄地把門后的毛巾牙刷都扔掉了,然后掛上了幾條煥然一新的毛巾,并且貼上了小紙條:媽媽洗臉、爸爸洗臉、媽媽洗澡……我讓先生重新釘了一排掛鉤,一共9條毛巾。媽媽晚上洗臉的時候顯然很意外,不過,她沒問我,只是對父親說:“女兒有這份心意,我們就領了吧,別說,好東西就是不一樣。”
  那以后,我悄悄地為父母換著洗發水、牙膏、內衣等等。




本月熱點
隨機推薦